四川中国白酒金三角酒业协会
政策扶持,品牌造林,邛酒突围开启新模式?
来源:川酒观察 | 作者:快讯君 | 发布时间: 2020-04-13 | 91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
政策扶植,做大做强品牌,邛崃要为自己“作嫁衣裳”!


“为他人做嫁衣裳”这句著名唐诗,用在被誉为中国白酒原酒之乡的邛崃,貌似恰如其分!唯一不同的是,邛崃并非“贫家的女儿”,而是地处北纬30°黄金酿酒带,不仅拥有崖谷地、冰川水、黄泥窖三大核心优势,还拥有西汉才女卓文君、2300多年的巴蜀四大古城、川酒四大名产区等品牌“大IP”的超级“土豪”。可如今,缘何邛酒却陷入了“无‘龙头’可担当、陷‘群雄’于苦战”的窘境?缘何与宜宾产区、泸州产区、德阳产区等“川酒兄弟”相比,难有风光无限好的独上高楼?4月10日,“川商川媒川酒行”走进邛崃产区白酒沙龙在古川酒庄举办。这场集酒企、渠道、专家、媒界于一体的集智活动,到底揭开了邛酒怎样的复兴密码?又开启了邛酒怎样的未来“赛道”?

邛酒之痛:捧着金饭碗“要饭“”?

2020年,一场新冠疫情,让中国白酒因国家经济活动的停滞,也遭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压力。一直以原酒闻名的邛崃产区,也不例外。这一点,从邛酒“龙头”之一的古川,在疫情中面临的“两难”困局,也可见一斑。



古川酒业董事长杨明指出:“一难”是餐饮和商务活动减少后,因大环境下的销量下滑,古川也无可避免。据统计,古川在疫情中终端消费大概下降了40%左右。虽然这与行业内公认的普遍下降80%左右相比,还属于抗风险能力比较优秀的企业,但销售压力无疑也是巨大的;“二难”是全球疫情爆发后,原材料价格的直线上扬,让白酒陷入涨价与稳价的矛盾中。以酿酒主要原料高梁为例,从疫前的1.3元/斤涨到了疫后的1.57元/斤,足足上涨了20.8%。另外,目前高速公路都免费,如果7月份后恢复收费后,运输成本还将大幅度上升。

大难之下,岂有完卵。

应该说,
古川的困境,也是整个邛崃产区酒企面临的困境。

成都尚善品牌管理公司董事长、著名白酒营销专家铁犁直言不讳地指出:邛崃的几百家大小酒企,疫后还能像古川这样能良性生产的,还有多少呢?邛崃高峰期年外销省外原酒占出川原酒70%以上的辉煌,我们如何延续?

确实,邛酒曾有过一骑绝尘的辉煌。

20世纪90年代中期,邛崃拥有1000余家酒企,年产原酒30万千升。曾经因“品全兴、万事兴”广告语而闻名全国的全兴酒业,就位于这里。

当然,那时候的辉煌,是由于孔府家、秦池等依靠邛崃原酒的鲁酒崛起。但邛崃独特的自然环境而酿造的高品质酒,也是其能够走向全国、征服消费者的重要原因。



进入21世纪初,靠广告轰炸的鲁酒跌落神坛后,以高性价比取胜的邛酒,又遇到国家税收政策调整后的雪上加霜,使得邛酒进入一个相对“迷茫期”。

白酒“黄金十年”中后期,邛酒又迈步新台阶,其中以2007年底,轩尼诗从剑南春手中收购文君酒55%的股权,和2008年邛崃市远期规划为5平方公里的“中国名优白酒酿造基地”,以及2009年金六福生态酿酒工业园落户邛崃等项目较为著名。

而近些年,邛崃建成的面积达4.1平方公里的成都市唯一白酒产业园区,让业内看到了政府引领的复兴计划。

不难看出,邛酒的努力一直在路上,可如今为何还是难掩其捧着“金饭碗”却仍相对落后的“窘境”,原因到底在哪里?

邛酒之困:品牌化,必须要迈过的“门槛”?

改革开放四十年来,曾经中国要用十亿件衬衣才能换得美国一架波音客机,是无奈也是动力。让中国企业向高科技、新技术领域奋进。此后,以华为、大疆等为代表的一大批高科技、高利润公司,开展快速崛起。

酒行业也一样,据统计,2018年,所有川酒企业利润竟比不过贵州茅台一家的利润,而酱香酒更是以占酒行业4%的产量,却占据了全行业30%的利润。

这些无不表明,
品牌化、高质量对酒企未来发展的极端重要性


而邛酒的“短板”正在于品牌,古川也如此。

杨明董事长指出:古川经过20多年的发展,形成了一定的品牌知名度,成为了川派淡雅的代表,并在江苏夺得了自己的“根据地”市场。2019年,古川营收增长高达20%,2020年增长40%的目标,虽然会受疫情影响,但发展后劲仍在。但近些年,即使拥有那么多好酒、老酒,却仍然很少被外界所认知,主要原因还是单枪匹马力量不够。

其实,关于邛酒聚合力量,邛崃市委、市政府也不是没有想过。

邛酒产业发展中心主任林珂告诉快讯君:酒作为邛崃市的支柱产业,市委、市政府一直高度重视,尤其是今年,还专门成立了邛酒产业发展中心,由市政府垂直领导。实际上,邛酒发展之痛,我们也知道,根本的原因在于品牌发展滞后,但目前除了外资控股的水井坊,确实很难找到有影响力的“旗手”来扛旗发展。

确实,相对宜宾产区有五粮液,泸州产区有泸州老窖、郎酒,德阳产区有剑南春,邛崃产区如果依靠“可以不听指挥”的水井坊,想实现龙头带动发展,还是有点一厢情愿。



所幸,近年来,随着邛崃市委、市政府、四川金三角协会对邛崃产区的大力支持,以产区、酒庄背书品牌的路径正越来越宽广,古川、文君分别被评为了“川酒十朵小金花”。而被称为中国最会卖酒的吴向东,也在邛崃设点布局,金六福一坛好酒在市场受到了好评。

正如15酱全国运营品牌商、四川百瑞祥酒业董事长廖昌学所言:邛酒品质百闻不如一见,古川沉下心做品质、做品牌,体现了酒企“掌门人”的气魄和长远眼光。目前,邛酒是白酒中的价值洼地,值得酒业爱好者好好去挖掘。


邛酒之兴:1+N,未来破局之道?

邛崃背靠新一线城市成都,而成都又聚集了全国60%以上的白酒专业人才。邛酒没有不兴的道理!

铁犁指出:
邛酒不缺钱、不缺人、不缺品质。假以时日,与宜宾、泸州、德阳“三兄弟”齐驾并驱,只是时间的问题。现在发展的关键是资源的整合,只要政府支持,企业配合,邛酒在疫后将迎来高速发展期。说实话,川酒中的五粮液、泸州老窖、郎酒、剑南春等名酒企,已经完全可以自主发展了,而需要扶持的正是邛酒企业。

那么,政府扶持,到底如何扶持? 

邛崃市临邛工业园区管委会副主任唐国利认为:邛酒的核心优势还在,目前,邛崃共有持证酒企164家,小作坊110家。我们的政策主要有两条,一是“扶龙头”,重点做好金六福、水井坊、古川、文君、临邛五家企业;二是去主动接轨新经济,利用政府平台赋能邛酒,依靠成都1000多万人口的消费潜力,做大做强本土品牌。



而林珂主任也强调指出:政府是为企业服务的。每一项政策,关键是要有效果,没有效果就对不起企业,这是邛酒产业发展中心存在的宗旨。

可见,由邛崃政府引领的酒企、酒商、媒体的“1+N”模式,正带领邛酒走上突围、复兴之路。

而作为政府重点扶持的“五个品牌”之一的古川,也对未来规划充满了信心。

古川总经理罗政指出:成都人喝成都产的酒。邛酒有丰厚的历史底蕴,但却是文化方面做的最差的酒。邛酒兴于品质,也败于品质,贸易文化占主导的邛崃,让人误以为匠心精神的缺失。如今,政府带领我们,重新立品牌、树形象,开展邛酒文化节,为邛酒振兴插上了翅膀。其实,古川这几年为什么能发展好,关键是稳健的路线,我们做品质慢慢来,让消费喜欢,才是最大的成功。



    大国浓香   川酒芬芳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 喝下去的不光是酒还品味着历史和文化